MENU LOG IN CART {{currentCart.getItemCount()}}

【HALF誌 #5-2】

溫州街的逆襲春色 Organic Taipei ┃┃


▲ 溫州街49巷2號

新的朋友,喜歡聚集在被辛亥路劃分開來的後半段,從Rebirth 和路上撿到一隻貓開始,每天傍晚,霓虹燈轉開,一啪啪醒目卻 又恰當地一路閃亮到底,彼此裝扮的方式不知是說好的還是怎麼的,能隱約看出各自挑選的主色,在霓虹燈的掩護下像是某個秘密組織的暗號,開始了你一言我一句的散談。

後段的群相雖然沒有前面兩位的鮮明,但畢竟的年輕氣,還是聚成了一團塊的青春圖像,有時會像突襲而來擋不住的性慾一樣, 挑逗我有點鬆弛的感官機能,尤其夏天早晨8:30和傍晚18:30 的時候,那種龐大的青春賀爾蒙帶著鹹鹹、腥臊的汗味,用一種嗆鼻的速度到處流竄,這樣講好像有點病態,但那是我的性感帶。

▲溫州街18巷 和平東路一段248巷

先陪我散個步,在傍晚的18:00從邊臨和平東路的源頭開始,來支溫州街2號油鍋裡現炸撈出的蛋餅外加仍在鍋裡滾炸吱吱響的紅豆餅,別在乎其實是吃油配蔥餅還是搭紅豆餡,持續排隊的人群都在告訴你,美味不能太健康;聽著Slavonic Dance No.2, Op.72 斯拉夫式的宮廷舞曲情調,順著曲調走到海光那,這時候的他會輕鬆地跟你回憶他以前怎麼指揮他那隻名叫“領袖”的狗,說著說著領袖就吠叫了起來;這一段的人不多,兩邊都是探出頭來的魚木樹,挨著每個巷道口的黃昏路燈,這時18巷的畢大叔張大媽周大嬸也出來遛遛、22巷在地上跑的金光滑鼠、24 巷趴哩啪哩的桃紅BMW...


▲溫州街18巷16弄1-1號

然後跨過辛亥路,向領頭的Rebirth和路上撿到一隻貓招呼聲晚上好,經過prefer再給她一點鼓勵,剛吃完的甜餅鹹餅還在嘴裡 的牙縫間搶著佔位子,音樂這時正好進入了中間段落快速度的交替節奏,像是貴族間表面上冷漠以對私下瘋狂交媾的動感,青春的人潮在十字交錯的巷子裡來回,岔出小路,去台一牛奶大王叫碗玉米牛奶冰,那滿碗的黃是音樂的動感,然後豐沛的情與色用突襲隊的隱匿方式加上矛盾的騎士精神,在你按捺不住的時候就會看到。